背景:              字号:   默认

117 全文终(1/2)

她是跟傅城夜在一起的时候没什么脾气,那是因为城少根本不惹她生气啊。

她是在家人面前温柔善良,那是因为家人都爱她啊。

可是这些外人,就没这样的待遇了。

尤其是金美骂了她母亲以后,她就更是容不得金美那么嚣张了。

都说人在做天在看,小迷想,老天都看不下去金家人一直好下去,所以才让金美现在在酒店端盘子吧?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陆媛媛,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真是大快人心啊刚刚你把盘子仍在她身上。”

“她不是问我敢不敢嘛,我们还是不说她了,对了,这件事你最好也别跟大哥提了,免得他操心。”小迷想了想说道。

“嗯,我不提,只要那女人自己不去提就好了,她要是提了,律肯定会骂她。”

“那你今天请我吃饭的目的……”小迷突然换了话题,一换话题顾言就高深的笑起来。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小迷说着端着茶壶给他倒了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跟你大姐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嗯,不过我妈不太高兴。”

“所以我才来向你取经,你是怎么说服我岳母接受你的?”

“嗯……,那你可得好好贿赂贿赂我。”

“我保证以后不再追着你让你去拍戏,广告也不拍了。”

小迷忍无可忍的笑出来:那好吧,我勉强答受教你了。

“快说!”

小迷晚上回到家傅城瑶就拉着她挤眉弄眼的,小迷立即笑着问:大姐,你有事情么?

“顾言没找你么?”傅城瑶立即震惊的问她。

“顾大哥啊,他找我了呢。”

“那我们的事情你就要多帮忙了!”傅城瑶说着晃了晃小迷的胳膊。

小迷嘿嘿笑着算是答应下来。

“现在妈最听你的话,你要是不帮我们,那我们真的太难了,而且你那时候一个人怀着孕,我可是一直陪着你呢啊。”

“是是是,小的明白。”小迷立即点着头答应她,却是一转头看到他老公从外面回来,漆黑的眸子紧盯着她,小迷脸上的笑意有点挂不住。

为何总觉得自己真的成小的了?

“你回来了!”小迷立即转身正面对着他跟他打了个招呼。

“嗯,聊什么呢这么开心?”他低低的问了一声,眼神继续直视着她笑的脸。

“也没什么,晚点再告诉你。”她说着稍微贴近他一点,傅城夜这才高兴了,然后拉着她的手就先往楼上走。

“喂,老三,我跟弟妹还有正事呢。”

“我马上下来。”

傅城夜不吭声,小迷一边被他拉着往楼上走,一边转头跟傅城瑶对口型,傅城瑶用力点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

人被拖到房间里门一关,立即被顶在门板上:刚刚跟大姐说什么呢?嗯?

性感的手指捏起女人的下巴,立即就将女人掌控。

“没说什么啊,就是帮帮忙而已?”

“帮帮忙那么开心?”傅城夜敏锐的眸光望着她那一汪清泉,问完后不等她回答已经迫不及待的把唇压了上去在她柔软的唇瓣上。

小迷顿时忍住呼吸,就那么感受着他的压迫。

“别咬!”突然唇瓣传来的疼痛感迫使她立即张了嘴,只是话一说出口嘴巴转瞬就又被堵住,这一次是长驱直入。

当小迷再下楼的时候嘴巴已经有些肿,尴尬的不好意思抬头。

姚冠群跟傅城瑶看着她那样子禁不住也尴尬的扯了扯嗓子。

“你怎么才下来啊?被你老公施刑了?”傅城瑶挑眉暧昧的问她。

“没有,就是聊聊天。”小迷立即摇头。

姚冠群跟傅城瑶一脸我懂的样子对她笑着点了点头,小迷抬了抬手,嘴巴疼。

傅城瑶突然想起顾言在电话里说的事情来:听说你遇到金美?

小迷一听她说那话差点没回过神,只浅浅的一笑:嗯。

“都是因为我们让你受委屈了吧?”

“这次受委屈的恐怕是她。”小迷想了想当时的情景回复道。

“怎么了?又遇到金家那大小姐?”

“嗯!”小迷浅笑着回答,然后抬眼看向楼上:我们还是不要说这个话题了。

“你还怕他听到啊?”姚冠群一看就知道她是不愿意傅城夜知道。

“不想让他担心。”

“他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傅城瑶说着然后笑起来。

“在哪儿遇上的?”姚冠群又好奇的问道。

“餐厅。”

“餐厅啊,是跟朋友去吃饭么?”

小迷看向傅城瑶,然后又点了点头:对,比较要好的长兄。

姚冠群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因为她嘴里的哥哥一直就是金律,再说出个长兄来,实在是叫人疑惑。

再抬眼看傅城瑶,发现那丫头脸上表情有古怪,心里便开始琢磨,小迷总说跟顾言关系好,难道是去跟顾言一起吃饭去了。

“那男人到底有什么好?连个家底都没有。”姚冠群数落了一声。

“但是他可以赚啊,他什么都不缺,房子虽然不如咱们家大,但是也不算小,车子虽然没咱们家多,但是也很舒服。”

“哼,那又怎样?人品呢?他在那个圈子里混的。”这才是姚冠群最关心的。

“顾大哥人品很好的,而且他只喜欢大姐。”小迷立即说道。

“喜欢?”姚冠群低笑。

“是爱。”傅城瑶立即重申。

小迷……

姚冠群……

“你还要不要脸了?还爱呢,你都爱过多少回了?最后还不是离婚了?”

“妈,你不能老这样揭我老底。”傅城瑶委屈的说。

“那他知道你离过婚?”

傅城瑶立即激动的点头。

“哼,想想也是,他不图别的,还不图咱们家的家业吗?”

“哎呦喂,他在认识我之前就知道傅家的家业都在老三那里,谁图咱这点家底啊?当初小迷跟老三结婚的时候您也说这话。”

“我,你这丫头怎么还越说越没谱了?”姚冠群看了小迷一眼尴尬的说起来。

小迷只是竖着耳朵听着这母女俩在斗,又有点无奈。

当年她嫁给傅城夜,的确多少人都在背地里说她呢。

不过当年金家也是大户,在京城若说金家都配不上傅家,那也没别人家可以配了。

“其实顾大哥真的很好,而且他有空还会去敬老院做义工,敬老院的老爷爷老奶奶们都特别喜欢他呢。”小迷说。

“他还去跟一群老头老太太玩?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跟律少一直在做这件事,已经连续了最起码七八年以上。”

“这么久?”

这事连傅城瑶都不知道,所以听了那话后傅城瑶都禁不住瞪了瞪眼。

“嗯,虽然他们身处的圈子有点浮躁,但是他们都一直不忘初心,而且以前大家都看我笑话,觉得我是个傻子,顾大哥也是把我当个邻家妹妹看待,我觉得这种不带有色眼镜看人的男人,就算现在没有很多钱,将来也一定会发达,即便发达不了,生活也会很不错。”

傅城瑶听着小迷的赞扬心都要飞起来了。

“是吗?”姚冠群听的有点动心,但是还是不高兴。

“嗯,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一直很洁身自好,跟大姐在一起后更是一心一意对大姐。”

“这么说你早知道他们的事情?”姚冠群听了那话之后有点生气的望着小迷。

小迷眼眸一动,之后立即尴尬的笑了笑:您也早知道了不是么?

姚冠群无奈的叹了一声:遥遥的事情我不想管太多,只要那男人真有你们说的那么好,还有啊傅城瑶,不要再因为无趣而离婚,没有多少婚姻会一辈子是有趣的,若不是你高他低就是你低他高,明白?

傅城瑶的心上下起伏的厉害,但是努力隐忍着用力的点头。

“看样子妈是答应了吧?”小迷问。

“唉,我也管不动了,你们爸爸又不让我管太多。”

“妈,您是说真的吗?”傅城瑶激动地问,眼看就要哭出来。

“哼,假的——改天叫着城锦跟那个小助理一起过来吃个晚饭。”

小迷……

傅城瑶……

“妈,我爱您,我就知道您最好了。”傅城瑶激动地扑了上去。

小迷只是没想到老太太一心软,竟然姐弟俩的婚事一起同意了。

不知道二少听说这件事会是怎样的表情,想想还有点期待呢。

傅城夜从楼上下来就看到傅城瑶在抱着他老妈哭哭笑笑的,情绪甚是激动,不自禁的问了句:又发生什么事?

小迷让出旁边的位子给他坐下,然后开心的望着他说:妈妈说过几天让大姐跟二哥都带另一半回来吃饭。

傅城夜眼眸抬了抬,然后没再说话。

只是看着他女人笑的那么开心,心想这倒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傻瓜。

那天晚上十点多小迷又被叫去动手术,傅城夜就跟着一起去了,心想,是不知道她是老板么?竟然叫老板大半夜来干活。

傅城夜怎么想怎么不爽,但是后来想想,动完手术后就在似水流年睡好了。

那小子已经霸占他老婆好一阵子了,在那里施展不开。

小迷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两点了,看到他还在立即上前去:怎么还在这儿?

“难道让你这么晚自己回去?”

“我在办公室凑合一下就行了啊。”

“我不舍得。”他立即抬手摸着她的脑袋说道,看着她的黑眼圈都出来了更是心疼不已。

之后小迷跟家属交代完事情然后就跟着他往回走,因为太累她就在车上睡着了。

傅城夜好心情的载着她直奔似水流年。

因为她睡了,所以他都不用找借口带她过去了。

小迷昏昏沉沉的,感觉他抱着她经过一层又上了一层,不像是回了傅家。

“城夜,你带我到哪儿?”

“家。”他低低的一声,像是怕吵醒了浅睡中的女人。

小迷眼也没抬,因为太熟悉了,只是浅笑了一声,在他怀里继续合着眸浅睡。

傅城夜将她抱进三楼的主卧,然后轻轻地放在床上。

“我去给你放水洗澡。”

“嗯!”

小迷彻底清醒过来,只看着赤条条的肩膀在她眼前,当她反应过来,傅城夜已经先入为主。

“喂,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人,人家刚动完手术。”

“等下一定让你睡个好觉,但是现在你得先让我欺负,乖。”

“那你几分钟让我休息?”

“几分钟?宝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呜,你个混蛋。”

小迷哭笑不得,根本就是被强行给上了。

傅城夜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在床上又开始亲吻她的肌肤。

他说让她休息的,等他做完都快要四点半了,然后她终于可以休息。

一个上午一个电话都没有,她一直在睡。

傅城夜在书房里办公,顺便开着监控,她一醒来他便可以看到。

小迷翻了个身,又翻了个身,他笑了声,心想是要醒了。

昨夜傅总那漫长的折磨好像才刚刚过去,她觉得自己的腰好像不是自己的,因为窗帘一直拉着,她还以为还早呢,就翻来覆去的。

但是细长的手臂摸到了手机一打开,十一点十五。

小迷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天啊,都已经十一点多了竟然没人叫她。

傅城夜呢?

他去上班了?

小迷掀开被子就下床去找衣服,她要疯了。

因为动了个小手术,第二天一个上午都不去上班,莫丽茹一定会笑话她。

同事们也会说的,小迷越想越头疼,然后就去找遥控器,但是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之后听着门响了一声,她转头看过去:傅城夜?

“我猜想你现在是愤怒的。”

门口射进来一束光,她看到枕头下面的遥控器,立即转头去拿遥控器,然后将窗帘打开。

只是窗帘才开到一半,她的手被牵制住,窗帘又被缓缓地关上,他贴近她,与她的手相互纠缠着。

然后她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再睡,今天不去上班。

“什么?”小迷震惊的望着他,昏暗的空间里她突然看不清他。

“我说再睡,我已经给你们医院打过电话,今天一整天都没事情需要你过去。”他的气息到她的唇间,话刚落下就在她的唇上亲吻。

小迷……

“你对谁说了什么?”小迷心慌的问,生怕他给院长打电话。

“我只是提醒她们你是老板,不是雇员。”傅城夜低声说着,继续亲她。

小迷……

大床上他刚将她放下就被他用力的推开:你疯了你,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你这不是仗势欺人么?

“我就是仗势欺人怎么了?”被推出去的男人立即又上前扑到女人面前咬着牙说道,然后低头就在她脖子上用力咬了一下。

“疼!”小迷闭着眼睛低叫了一声。

“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来一次,什么时候你没力气折腾了,我再什么时候饶过你。”

“什么?”

“宝贝,你的身体好像很渴望。”他的手一动,转瞬就从嗓子眼里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身子的确比较诚实,那好像是下意识的反应,在他去触碰的时候。

“你饶了我吧,我今天不去上班就是。”

“那我更不能饶你了,这阵子在爸妈那里都没办法好好伺候你,今天正好不上班,让我好好伺候伺候你。”

“你分明是在自己爽。”

“没错,让老婆高兴我也会很爽。”

“不要脸。”

“宝贝,说点我喜欢听的。”

小迷闭嘴不再说话,直到他动作起来她才不得不骂他,然后享受。

所以她只在睡着前勉强被傅城夜喂了几口饭,然后一睡就到了晚上八点。

家里打了好几次电话来问他们会不会家吃饭,然后傅城夜回:我们已经在家吃过了。

姚冠群顿时伤心地皱着眉:这小子根本就没把这儿当家啊。

“这是咱俩的家。”傅耀祖走到她跟前低声说道。

姚冠群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无语的瞪他:我们俩的家?这里不是你的旅馆吗?

“这里一直是我的家,是我们共同的家,我想过了,以后就我们俩带着润泽一起过,他们都得搬出去。”

“为什么?”姚冠群立即不开心的问他。

“我要认真跟你生活几十年,否则我死也不能名目。”

“乱说什么啊?什么死不死的?”姚冠群立即不高兴的数落他。

“小群,你必须给我这个机会,即使你心里再怎么别扭,但是有件事我现在必须做。”

“什么事?”

傅耀祖突然上前去,抬手将她的脸捧了起来。

姚冠群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跟做梦一样。

已经到了这把年纪,才换来他的怜香惜玉?

姚冠群下意识的抬了手要推他,傅耀祖伸手将她抱住:老婆,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操持这个家。

姚冠群的心里像是按了好几个定时炸弹,现在一个个的全部爆破。

傅城瑶从楼上下来就看到自己的爸妈搂在一起,然后立即又往上走回去,悄悄地在角落里观察着。

竟然不自禁的眼眶发红,她老爸老妈终于和好了么?

想想两个在一起生过三个孩子的人,怎么可能没感情?

想要来感情应该也很容易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闪婚娇妻:骗爱总裁请克制死亡控制师恐怖游戏逃生指南我的影帝青山道士都市巅峰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