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番外:郝倩许晏来——原来你在这里(5)(1/2)

跟许晏来恋爱了!

郝倩觉得日子就像是梦一样!

她想工作,他便安排自己去他公司当端茶小妹。

她要他不要照顾自己,公事公办,结果他真的没有照顾自己。第一次奉茶,他只喝了一口顿时就火冒三丈:“你泡的什么茶?茶叶都没有泡开!水没烧开吧?”

郝倩听到他一上来就骂自己顿觉得委屈不已,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一双大眼睛很是无辜,那双眼睛看的许晏来顿时没了脾气,他收敛了情绪,语气温柔:“再去泡,水烧开!”

“哦!”小丫头捧着托盘把茶端走继续泡,哪想到人还没到门口,就撞上了门,茶杯顿时打翻。

“啊——”

许晏来噌得站起来,大步走过去,抓起她的手紧张地问道:“怎么样?烫着了吗?”

“没有!”郝倩低声道,抽回自己的手。茶水根本都不热,哪里烫到了!“总裁,我马上再去泡!”

她要学很多的东西,先学打杂,她不要什么都不会,她连基本的家务都做不好,她必须都学会。

听到她的称呼,许晏来心里一抽,说不出的心疼,可是偏偏丫头很自卑,他要帮她找到信心,只能点点头,眼神瞥过她的小脸。“打扫干净,再去泡!”

“知道了!”郝倩很囧的离开。

这一次,郝倩聪明,跟秘书室的执行秘书学了泡茶,还好,都知道她是许晏来的宝贝儿,大家也不敢欺负她,反而很用心的教她。

经过十天的实习,郝倩学会了泡茶,冲咖啡,只是味道不怎样!许晏来每喝一口她泡的茶都会皱眉,她的自尊心很受打击,偏偏他很冷淡,也不说什么!没鼓励,也没有批评!

只是晚上回家的时候会说一句:“今天泡的茶进步了,知道洗茶了!”

那时,郝倩会乐和一阵子,收到他的鼓励是多么快乐的事!而她脸上绽放的笑容自己都不知道,原来她其实很在意他的鼓励。

又是一天。

“倩倩,麻烦倒杯咖啡进来。”

桌上的内线响起,许晏来低沉的声音传来,郝倩放下手上复印了一半的材料,她学会了用复印机,帮各部门复印材料,匆匆的冲了杯送进去。

许晏来正坐在宽大的桌前的奋笔疾书,白色的衬衫簇新笔挺,黑色的西装和他整个人的气质十分贴合,衬的人越发的面冠如玉。

在公司待了这么些天,每次看到工作中一丝不苟很少笑的许晏来,她都觉得这个人很陌生!跟平时嬉笑开玩笑没边的许表哥完全不同,他是典型的腹黑男一只,外表俊美,内在毒辣,全公司上下都怕他!

大总裁见她进来只给了她一瞥,示意咖啡放下就可以离开了。

郝倩自然明白,放下咖啡,识相的退了出去。

她还没走到门边,门却自己打开了,嘭一声撞上了她圆润挺拔的小鼻子。

许鸣来一进来就发现门口立在门口的郝倩,郝倩正捂着鼻子龇牙咧嘴的,疼死她了。

“倩倩?”许鸣来看到郝倩,呵呵一笑。“碰到你了啊?鼻子没事吧?”

“二表哥,我没事,先出去了!”鼻子好痛,说话都嗡嗡的。

“哦!好!”许鸣来再度笑了,听闻大哥要跟倩倩在一起,爷爷也默许了,姑姑全力支持,家里现在都知道这个情况,小表妹一下要变成大嫂,许鸣来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边许晏来冷冷开口,“进来不知道要敲门吗?没事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大哥,给点钱花花,没钱了!”许鸣来自然知道大哥为什么这么生气,他刚才进门可是没让秘书通报,碰了大哥的小宝贝儿,大哥自然心疼了!

“行!要多少?”许晏来很爽快,掏出支票簿。

“十万!怎样?”P7Fw。

“行!给你给二十万!”唰唰签字,撕下来,递过去,动作潇洒而利落,紧接着,许晏来笑了。只是这个笑容一下子让许鸣来就有点后背发麻。

“大哥,你笑什么?”

只见许晏来站了起来,活动着手握拳站了起来,慢慢向他走来。室内一阵混乱,惨叫迭起。“啊——大哥——饶命——”

“砰——”

“二十万不是白给的!我的宝贝儿也不是白给你碰的!”

“啊——”

等许鸣来出来时,郝倩的文件都印好了,微笑着给前来取文件的人递过去,然后就看到许鸣来捂着鼻子走出了总裁室。

“二表哥,要走啊?”郝倩迎了上去,才发现许鸣来手指缝里流出咕咕鲜血,“你、你怎么了?二表哥?”

“倩倩,大哥太没人性了,我不小心开门碰了你的鼻子,也没给你碰破,他把我鼻梁骨都打烂了!你瞧他给我打的!”许鸣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果然,唇都肿了,鼻子上满是血!

郝倩错愕地瞪大了眼睛,“你说是大表哥打的?”

“难道还是我自己打的?我又不傻!”许鸣来十分恼火。

“呵呵,二表哥,你快去医院看看,别真的打断了鼻梁骨!”

许鸣来翻了个白眼:“我说倩倩,你还是赶紧跟大哥结婚吧,这么下去,下次我挨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们结婚了,你回家当阔太太,别来公司当小妹了!”

“倩倩,马上来我办公室!”许晏来的总裁室门打开,他立在门口,警告性地望了一眼许鸣来。

许鸣来吓得立刻拔腿就走:“我走了!拜拜!”

郝倩愣了下,回头看许晏来,这些日子,他在办公室很君子,一副老板样,绝对不骚扰她,回家就禽兽,每晚都抱着她索欢不止。

乖乖地走到总裁室,许晏来进门,她也跟进去。

“关门!”他说。

“哦!”她只好听话的关门!

许晏来却啪得一声遥控上门锁,随着落锁的声音响起,她吓了一跳,转头看他,他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托起她的下巴,检查她的鼻头,发现鼻子微红,还好,不是很厉害,这才放心下来。只是看着微红的鼻头,还是忍不住眼底闪过心疼。

郝倩愣了下,心里漏跳了一拍。

谁知下一刻肩膀便被不轻不重地扣住。

他的手探上来,捧住她的小脸,带着温凉的触感,她怔了一下才扭头避开,“这是办公室,动手动脚的干什么。”

“疼吗?”他问。

“不疼!”她摇头。

“真的不疼?”他突然靠近,郝倩吓了一跳。

他的逼近,让她不由得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许晏来的眼睛。那细致浓黑的睫毛,缓慢地忽闪了两下。接着,那双眸子闪过什么。

她扯出个平常的笑:“没事,我去忙了!”

许晏来也不回答,只用一双浅褐色的眸子看着她。那眸子,像是最上等的宝石,闪着质感的光泽,又像是一面镜子,上面映着一些过往的点滴。

她都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了,低下头,用睫毛遮挡住视线,道:“我还有文件要复印呢!让我去复印文件。”

说完她要走,他却扣住她的腰,“刚才鸣来说的话,我也觉得你该考虑考虑!”

他的声音很轻,平和到了极致,甚至,里面有种彻悟与决心。

郝倩突然觉得自己全身好像开始有小虫在慢爬,痒痒的,说不出的滋味。

“什么时候嫁给我?”

她一下子就晕了!懵了!

这句话,这些日子他没说,但是今天突然在办公室说,她真是晕、

他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像是一股灼热的火,熨烫着她的肌肤。

思绪停顿片刻之后,她回过神来,咬唇。

“别咬!”他的拇指抚上她红润的唇瓣,阻止她咬唇。

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不容她拒绝,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他的小腹贴着她,他用了很大的力气,不容郝倩逃脱。

她嘴角开始僵硬:“不是说了先恋爱吗?你说了要给我时间的,太快了!”

从他们确定在一起,到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她一直低着头,但还是感觉得到许晏来炽热的目光一直覆盖在她的脸上,那目光就像是一张无形而硕大的网,将她罩住,她想挣扎,网收的越紧。

许晏来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淡静:“倩倩,我们认识二十三年半了,马上二十四年,从你穿开裆裤开始,表哥就抱你玩,哄你逗你,你觉得晚吗?郝卿可是一毕业就结婚的,不到二十五岁就有了宝宝。”

郝倩不得不说,许晏来的确是许晏来。他总能抓住本质。是的,他们认识二十多年,从她出生开始就知道他是她的表哥,知根知底,可是要确定过一辈子,她还是有点踌躇。

但是她知道自己反驳不了什么,她只是觉得还不够。

“可是——”

“结婚后你一样可以学!”他说:“你依然可以做你想做的事,这十几天你学的很认真,只要你肯学,什么都难不倒你!”

怎么可能呢?她都笨死了,别人一看甚至不学都会的东西,她却要学很久。“表哥,你说过不逼我的!”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告诉你,我有点等不及了!”他想要她做他的妻子,他过来三十岁,突然就想结婚了,想要定下来,想要有孩子,他是许家长子,他觉得有很多的责任和义务,他真的想结婚了!

“倩倩,我笃定,自己会是你生命中最开始也是最后的那个人。所以,你出车祸差点离开那天起,我就想带着你离开这里,我们去国外定居。你知道这些年来,我动了很多心思,甚至在英国的那段时间,我想把你偷过去,不要管世俗的眼光,哪怕你是我表妹,也只能跟我在一起!可是理智告诉我,不能!但我真的动用这个念头很久很久了!倩倩,你知道,我在你身边,慢慢的等待着,我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就像我在商场上那样,在暗处潜伏,瞅准机会,一并将其他公司吞并。我爱了你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现在,我想娶你!”

郝倩有点哽咽,说不出的滋味,心底莫名的心疼着!

许晏来的声音,在这时,性感而清澈到极致:“郝倩,你瞪大眼睛看清楚,我是许晏来,抛去表哥这个身份,我在你身边,等了很多年了,你的身后一直有个我。”

她抬头,愣愣地看着许晏来,看了许久。“表哥,我”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被这个男人爱着,是件多么幸福多么幸福的事!

“再给我一段时间好吗?我还不适应!”她小声道,她像习惯的那样,逃避着。

他就站在她面前,他那浅色的影子,覆盖在她的身上,也覆盖在她的心上。

气氛,就这么继续尴尬着。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而这口气竟有些无可奈何的苍凉和落寞,“好!”

这样一声叹息,让郝倩心底酸酸的!

后来,许晏来出差去锦宁的时候,郝倩逃走了!

最冷的冬天,郝倩离开了北京。

她想一个人出去安静一会儿,她想离开许晏来,彻彻底底想想这些事,这些日子,他们一直在一起,白天在一起,晚上在一起,几乎是形影不离。这样的相处模式让很多的事,想不清楚。

所以,她离开了!

罗行知过年的时候回了老家,那是离北京上千公里的一座江南小城,小桥流水,很诗意的地方,郝倩就逃到了罗行知那里。

她并不想完全逃离许晏来,她只想理顺一下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她到底要不要跟他一起过一辈子,她到底爱不爱许晏来?!

罗行知知道她跟许晏来同居后,嘴巴惊得张大,目瞪口呆了半晌,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喃喃道:“我猜对了,我还以为许晏来有恋妹情节,我一直觉得他变态喜欢自己表妹,居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神啊!那你还等什么啊?大集团的执行总裁,你不赶紧的扑上去捞自己家里去,等着让别的女人扑啊?”

“我不知道我到底爱不爱他啊!”郝倩十分纠结。

“所以呢?”

“所以我就逃了,趁他出差的时候我逃了!”

“嘿嘿,那我问你,你们上床的时候,你爽吗?”罗行知轻笑,声音中带着点暧昧的味道。

“你,你神经啊?!”郝倩羞红着脸气恼:“还嫌我不够烦啊,还给我添乱?”

“我这不是帮着你分析呢嘛!”罗行知嘿嘿一笑。“我想知道他尺寸够不够大,能不能满足你未来的需要!”

“罗行知,你个死女人,你好色啊!”郝倩扑上去就捶她。

“哈哈,我那不是好奇嘛!”

“啊——”郝倩疯狂大叫,“你真是色女!”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重生农门商妃嫡女锋芒之一品佞妃洁癖男神蜜爱娇妻闪婚娇妻:骗爱总裁请克制死亡控制师恐怖游戏逃生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