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二章 金山(1/2)

从夏工聚集连片木屋棚户区出来,没走几里路,很快眼前的视野便渐渐开阔了起来。

海天壮阔,天空有盘旋的海鸟飞掠,平静的海边上到处是一艘艘撑着白帆和冒着烟的大船。

裴楚记得当初他来金山市坐着的就是那冒着烟的大船,好几百人挤在一个狭小的船舱里,中途不少人又吐又泄,那味道就不用提了。

期间裴楚记得船员和水手抬了不少撑不住的人出船舱,至于去向不言而喻,好在他还算年轻,身子骨熬得住。饶是如此,到金山市被方云虎接下船后,还是躺了两三天,才算是恢复过来。

“该死的,你们这些猪猡,动作快一点!今天上午要是装不完船,我告诉你们,这一个月,这一个月你们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瓦尔纳船运公司门前,裴楚和方云虎两人刚刚到了门外的货仓外,远远的就听到了一个尖锐像是夜鸦一样的嗓音在用联邦语嘶喊着。

那是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一个酒糟鼻秃头腆着个大肚子的矮胖中年白人,瓦尔纳船运公司的货运主管,此刻站在门口的一个木箱上,吐沫横飞地朝着下面的工人呵斥道。

从瓦尔纳船运公司仓库门口,二三十民夏工正肩扛手提两人一组,将一个个半人高的木箱从仓库内抬了出来,搬向码头边上的一艘蒸汽货运船。

裴楚记得这是前几天刚从钢铁轨车上卸下来的货物,当时有一箱货物打翻,他匆匆看过一眼,应该是棉布和纱布,另外还有一些烟草之类的。

“这船是去帝国的。”

方云虎远远瞟了一眼码头边上停着的那艘蒸汽货运场,转头低声对裴楚说了一句。

裴楚顿时明白那些货物应该也是卖到帝国去的,帝国这些年一直不太平,外国的商人特别多,老家那虽然偏僻,但因为临海的缘故,也见过不少联邦这边产出的洋布。

“嗨,你们两个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没看到其他人已经开工了?”

正在裴楚和方云虎两人打量着蒸汽船的时候,那边站在高高的木箱上的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不知何时注意到了两人,顿时怒气冲冲地大吼了起来。

“早上好,瓦尔纳先生!”

裴楚脸上挂起了笑容,对着瓦尔纳微微躬身行了一个他从水手这边学来的欠身礼。他的联邦语已经能够应付简单的交流。

“已经是上午七点一刻了,这个时间可不早了。”克里斯托弗-瓦尔纳从怀里掏出一块链表,看了一眼,又朝裴楚和方云虎两人望去,咧着嘴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嘿嘿冷笑道,“迟到了十五分钟,今天上午你们的工钱减半。”

“老瓦尔,你敢扣我的工钱?”

克里斯托弗-瓦尔纳话音刚落,方云虎已经怒目圆睁,几步冲到了对方面前,半人高的木箱一步就跨了上去,双手抓着对方的衣领,厉声喝问道。

瓦尔纳显然被方云虎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他虽然长得肥胖,但被一个一米九的壮汉抓着衣领,还是担心对方会动手打自己,赶忙说道:“方,你这个月已经迟到三次了,这是公司的规定……”

“去你姥姥的规定!”方云虎破口骂道,“你要算这个的话,先把上个月的加班费给我补齐了。”

“方,夏工没有加班费。”瓦尔纳解释了一句,接着看着方云虎一幅要吃人的模样,语气又稍稍弱下去了几分,目光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好吧,方,你的迟到我不给你算在内了,就当补你的加班费。”

“哼!”方云虎看瓦尔纳服软了,顿时冷哼一声,松开了对方的衣领从木箱上跳了下来。

他知道瓦尔纳说的没错,在金山市的码头这边,联邦本土的白人和黑人雇工都有算加班费,但夏人没有。他虽然不忿于这条规定,但只要还想在这里讨生活,就没办法与这约定成俗的规矩相抗衡。

“瓦尔纳先生,祝你今天有个好心情!”

裴楚看着方云虎从木箱上跳下来以后,几步跟了上去,临走前还不忘朝瓦尔纳说了一句好听的。

“该死的猪猡,见到你们就没有什么好心情。”

瓦尔纳看着方云虎和裴楚的背影,吐了口吐沫低声骂了一句。

说着,又转过头朝着其他看热闹的夏工,恶狠狠地吼道:“看什么看,赶紧干活!”

进了公司的仓库,一路不少搬运货物的夏工和其他肤色的码头工人,见到方云虎带着裴楚进来,都是连连微笑打着招呼。

方云虎和那些夏工都笑着点点头,对着其他肤色的码头工人则是冷哼一声,一边走着一边朝裴楚说道:

“阿楚,人在异国他乡,你不能软弱,这些白皮和黑皮都是欺软怕硬的货色,你要是默不吭声,就会被人欺负。”

“知道了,方叔。”

裴楚点点头,从帝国到联邦这边,一路所见他已经看到许多曾经在小村子不曾见过的景象。特别是在金山市码头这边,码头工人足有好几千,还有各种帮派,不说弱肉强食,但你要是软弱,肯定是要受欺负的。

相反,你如果够凶恶,大多数人都会敬你一头。

方云虎正是因为豪爽仗义,敢为工友出头和一些货运公司的白人据理力争,使得他在夏工之中有了几分威望。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爆笑羞仙:上神,你好燃!穿成爽文女配绝天武神第三帝国之鹰玄镜司仙道隐名